中国古筝网
菜单
天天古筝曲——发如雪,满天星,叹不尽过往曾经

他和她,在这个沉默年代相遇。她,是戏台力捧的台柱子,娇俏而美丽,有着甜美动人的歌声。他,是戏台的杂工,搬卸道具,后台清理,琐琐碎碎的事情便是他的工作。然而,她却中意这个整日跑前跑后的傻小子,他偷懒的时候,就爱看在化妆镜前的她,哪怕只是轻轻的挽一下发,或是淡淡的描一下眉,都可以让他半天回不过神来。日复一日,台前是她,台后是他,是满腹的甜蜜。她越来越红,小城里,愈来愈多的观众纷纷拥至戏台,为了看她的演出。他收起幕布的时候,看到被众人簇拥的她,突然有隐隐的哀伤,她应该不只是属于他的吧。下台的时候两人对视而笑,不经意的,她把手中的细绢甩给他,心中的快乐要与他一起分享,他一笑,调皮的把细绢系在了手臂上,向着众多人拥着的她挥了挥手。机会终于来了,某一天,一个从海外归来的经纪人看了她的演出,十分满意她的表现,很想更好的发展,来人承诺她绝对是值得拥有更大更美的舞台的,诚意的送上了船票。她沉默了,她并不是不期望更好的发展,可是她有她的不舍,是那傻小子。此刻,在旁边忙碌的他早注意到来人与她之间的对话,二话没说竟然大胆的擅做主张,接下了那张船票还笑着对她说:丫头,你傻了吗?这么好的机会...离开的那夜,他替她把一箱箱的行李搬上黄包车,她,似众星捧月,嘈杂声中,都无暇与傻小子道一声分别,只能够在最后时刻,回头去望一望他,泪眼朦胧中,又看到他在笑。三年后,她回来了,小城的一切一切似乎都变了,斑驳的墙壁记录下了时间的痕迹,尽是物是人非。路过戏台的走廊,一个满脸胡渣的小伙子正在吃力的搬运着个大杂物箱子,走廊尽头飘来一丝熟悉的香味,他抬头,是她,真的是她,依旧明艳娇俏。可是自己呢,邋里邋遢,依旧不过是戏台里最底层的杂工而已,三年多的思念并未占了理智的上风,他跌跌撞撞的想逃离她的视线。笨重的木箱如拾不起的愁绪,他打了个趔趄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她注意到了他,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细绢,往昔的一幕幕,似又重现,他有点惊惶失措,搬起木箱,慌忙逃开,她追出石门,可是却连他的背影也找不回。他在石门后,脸上的笑,再也寻不着...荒烟漫草的年头,就连分手都很沉默。沉默年代,或许不该,太遥远的相爱。

所属电台:天天古筝曲

展开
天天古筝曲——阆苑仙葩遇到美玉无瑕,枉凝眉间嗟叹终是他~

我是在拜读过《红楼梦》之后才听的这曲《枉凝眉》,知道曲子是用来嗟叹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美好爱情因变故而破灭,林黛玉泪尽而逝的悲惨情感。一个是聪明绝顶的翩翩少年,一个是博学多才的绝色佳人,一个无异于“功名利禄”,一个从不谈“经济仕途”,彼此吸引拉扯。他为她牵肠挂肚,她为他流泪叹息,然而在那样的时代背景和封建思想的笼罩下,这份本来是“天生一对”的爱情一开始就被扣死在悲剧的枷锁里。张生还可跳过粉墙去同莺莺幽会,杜丽娘还可在梦里同柳梦梅结成夫妻,宝玉和黛玉最终连这点幸运也没有。封建道德观念在贵族之家就是天条,窒息了人的一切天性。"父母之命,媒的之言",以及贾家的败落最终隔断了他“宝黛”的缘分。黛玉这个多情善感的女孩子,像一支柔嫩的小草在"风刀霜剑"凌逼之下枯槁了。她和宝玉的恋爱过程,始终伴随着痛苦和烦冤,最终还是一场虚幻,"命运"把他们大大地捉弄了一场。这出和着血泪的恋爱悲剧,不仅使作者为之"泪尽",二百年后的今天仍是人们谈论不尽的话题。

所属电台:天天古筝曲

展开
天天古筝曲——发如雪,满天星,叹不尽过往曾经

那一年,我们在长安,伴随着来自蒙古高原的冷冽北风,月光就像狼牙的颜色那样涂抹上一层略带斑驳的米黄,笼罩在夜色下。我横越空旷大地,一路走过我所深深眷恋与牵挂的姑娘所住的地方,在那人声嘈杂,车水马龙的京城长安,她却独自在月下叹息着只有她一个人才懂的悲伤。当你转身离开时,香肩上飘起如丝般的华发,在月光的照耀下,竟宛如雪白的霜雪如瀑布般流泻而下,在那如梦如幻的气氛中,竟然美化了当年我们那段伤痛欲绝的离别。那时,在我心里虔诚为你祈祷的声音,并不奢望有谁能听到,或者要刻意去感动谁,那只不过是我在做我当下想要做的事情罢了。你那如丝般的华发,究竟受到什么恶毒的诅咒,竟然一夕之间就白发苍苍,衰老的如此不堪,我对这突如其来的骤变感到震惊和感伤。此时,我不禁要问,到底我这一生一世的痴痴等待,是蹉跎了你年轻的岁月,还是反而担误了我的年华。在这红尘俗世酒不醉人人自醉的世道中,清醒而无怨无悔的为你雕琢那块“永世爱你”的碑文。那面被擦拭的耀眼夺目的青铜古镜,正清淅的照映站你年少时的单纯和无邪,我至今还记得你当时扎马尾的青涩模样。如果时空可以回到长安,回到城外那蜿蜒清澈的小溪旁,你仍像个孩子般的玩耍;如果真的可以那样,那我宁愿这一生永远都不要醒来,我愿沉醉在半梦半醒之间,带着宿醉的眼光遥望梦中的故乡,回到挥之不去的长安。

所属电台:天天古筝曲

展开
×

评论 1

要删除这条动态吗?